耽美IP到底能撬动多大市场?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王鑫鑫  编辑|汉卿

来源:新熵(ID:baoliaohui)

当耽美文学以不同的姿态走近大众,这个小而美的异托邦就注定难以再保持安宁。

《镇魂》、《魔道祖师》的影视化出圈,让资本愈发相信“耽美出顶流”这个伪命题,原本处于小众和边缘地带的耽美文化在市场的推动下渐渐走出隔离区,成为资本追捧的宠儿。

“《撒野》又上热搜了”,书粉们怨声载道。

从确定影视化到选角、开拍,《撒野》的每一步动作都能在资本的渲染下引起大众的喧哗,CP粉们迫不及待地为双男主开超话,注册“宇子丞说”后援会ID,抢占“耽改101”超话广场,书粉们则骂骂咧咧地表示“不约,勿蹭热度”。

饭圈有人在狂欢,原耽圈有人在塌房。

据行业内所整理的不完全数据,国内已经有至少50部立项的耽改剧待拍待播,这意味着会有100个男主成为“顶流预备役”,堪比一整季101选秀选手的队伍被网友戏称为“耽改101”。

而在这50部待播双男主剧中,有43部的IP来源为晋江文学城,其中不乏千万级版权费的项目。细数之下,就连已经出圈的《魔道祖师》、《镇魂》、《天官赐福》,未拍先火的《撒野》也皆是出自晋江。

既不是行业龙头阅文集团,也不是被字节跳动看上的掌阅科技,晋江文学城(以下简称晋江)却意外地成为了国内耽美大IP的内容滋生地。

建构异托邦、晋江崛起 

如果要追根溯源,晋江并不是国内最早的耽美根据地。

上世纪90年代,受日本耽美同人漫画的影响,耽美文化在中国悄然兴起,并以小说、漫画等形式在网络空间扎根生存,早期的内容创作者和论坛建设者是国内耽美文学发展的最大贡献力量。

相对于主流文学来说,“耽美文学”是创作者借助互联网建构的一种典型的“异托邦”文化空间。耽美小说专栏、论坛、网站的兴起亦为具有相同喜好的群体建构了一个区别于现实空间又依托现实空间的“异托邦”。

1998年,sunsun(桑桑)等动漫爱好者建立了桑桑学院,一个动漫评论兼同人文学小站,起初主要发布日本动漫及其同人圈创作的资讯、评论等。专门设置的“耽美小岛”是国内最早的耽美专栏。

1999年,一个叫露西弗俱乐部的网站成立,成立初期的露西弗只是一个社区的版块,由于作者规模仅十来人,站内最开始以搬运台湾耽美论坛的文章为主,人员壮大后才逐渐培养起原创作者,并做成独立的网站。

作为大陆第一个专门的耽美文学网站,成立三年间,露西弗俱乐部诞生了风弄、清静、月幽等第一批古早耽美原创作者,露西弗也一度被称为“耽美界旗帜”。

“露西弗如日中天的时候,晋江还是个专门扫描分享台版言情小说的不入流网站,这种言情盗文网站处于网文圈鄙视链的最底端”,一个露西弗曾经的老用户这样说道。

2000年之后,国内的耽美论坛渐渐多了起来,墨音阁、单行道、中间色、月夜下、西陆论坛均设立耽美版块。其中,西陆发展尤为迅速,2006年前后,耽美文学几乎占据西陆的半壁江山。

然而,这些耽美的朝圣地最终都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取而代之的则是耽美界新星“晋江文学网”。

2003年8月,接管“晋江”论坛的黄艳明(站长)成立了“晋江原创网”(晋江文学城的前身),开始发布原创内容,晋江从论坛转型为“女性向”文学网站,较早出现女尊和耽美类型小说,并在小范围内兴起。

不同于古早时期的耽美论坛和新兴的言情小说网站,晋江是女性文学网站中唯一将言情、耽美、同人并重的网站。

20年来,无论是当初独领风骚的耽美论坛还是同期声势颇高的女性言情网站,都逐渐被时代所淘汰,而晋江却幸运地成为国内最大的耽美文学基地。

古早时期兴起的耽美论坛在商业化的冲击下渐渐走向没落,这让晋江有机可乘。大批知名作者和用户迁移到晋江,晋江古早作者当时有个说法叫晋江三风,有风弄,风维,风起涟漪,后来又涌现妖舟、天籁纸鸢、大风刮过等耽美大神,优秀内容创作者为晋江带来越来越多的黏性用户,晋江也逐渐成为大陆原创耽美小说的重要阵地。晋江迎来了属于它的巅峰时代。

这些年来晋江做过最倔强的事情便是保留了BBS时期的古老论坛,以及无论如何改版都依然常驻的耽美同人频道。

“女性向”文化是晋江的底色。即使在政策不明朗的环境下,晋江也未曾放弃耽美版块,其最大的让步便是将耽美改为隐晦的“纯爱/无cp”。而黄艳明也表示,晋江不得不低调,对于文学网站来说,政策是最大的风险。

2014年前后,言情小说IP的火爆点燃了文娱市场的热情,网文IP化进程加快,随着审美的多元化发展,《上瘾》、《镇魂》等耽美IP的成功变现让资本又进入抢夺耽美IP的阶段。

在IP盛行的年代,拥有priest、淮上、水千丞、非天夜翔、巫哲等大神级作者的晋江,几乎垄断了整个行业的耽美大IP。晋江出版影视库频道的出现,也意味着IP授权将成为主流商业化变现趋势。

资本的想象力空间

2019年夏天,耽改IP剧《陈情令》让腾讯赚得盆满钵满,仅超前点播便创收1.5亿元,衍生演唱会直播收入预估超2亿元,定制化在线专辑、衍生综艺、国风演唱会的一系列玩法开启了粉丝经济浪潮下的新盈利模式。

大IP时代,网络文学迎来了“资本盛宴”,内容变现成为势不可挡的趋势。

从好的方面来看,优秀的作品经过多渠道的IP授权改编能够产生联动性,延长IP产品的生命周期,提高价值增殖空间;从坏的方面来看,受IP概念热的影响,市场上容易出现更多粗糙滥制的趋利性作品,而IP改编作品产生的不良影响也会反噬到上游内容源头。

相对小众的耽美文学改编更是犹如行走在钢丝之上,大改,根基庞大的书粉不买单,不改,则难以过审。

对于资本而言,耽美IP就像是潜在价值高却难以开采的“金矿”。在利益的驱使下,影视公司宁愿冒险也要掘金。但耽美IP能发挥出多大的市场潜力,还取决于资本的运营能力。

如果一个集团内部能实现跨界资源整合和链条互动,便能完成IP所有形态的授权改编,实现闭合式运营,而这往往需要强大的资本和渠道支撑。腾讯阅文内部孵化的IP作品尚能做到如此,外部购买IP则往往会受到上游版权方的限制,因此许多公司只是购买单一渠道的版权。

上游内容源头IP授权的商业逻辑即“一源多用”,通过全版权运营,对IP进行多渠道跨界授权。

进入晋江的主页面,版权专区会有一个影音推介专题,有成功签约、作品展示、渠道介绍、专题展示四个模块,成功签约作品共有2400条记录,其中包括相同作品的不同渠道授权。原创IP的版权合作渠道以影视、动漫游戏、有声读物和广播剧为主。

近两年来耽美IP颇受市场的欢迎,在12部晋江千万级授权作品中有10部为耽美作品,常驻VIP金榜NO1的《天官赐福》以4000万的版权费授出,淮上的《破云1》、《破云2》也皆以千万级版权费成交。

各大影视公司、视频网站皆瞄准了耽改的商业红利,纷纷加入耽美IP争夺战。手里没有几个耽美大IP项目的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头部影视传媒公司。

以腾讯为首,企鹅影视与獭獭文化、慈文传媒、中汇分别合作开发了《皓衣行》、《杀破狼》、《死亡万花筒》等重点项目,腾讯影业与工夫影业共同出品《张公案》。优酷与磨铁、慈文分别合作《天涯客》、《默读》,爱奇艺与慈文联合出品《嚣张》。其他参与的公司还有欢瑞、光线传媒、华策克顿、新湃传媒、耀客传媒等。

这些也只是头部大IP,在“耽改101”剧目表中还有众多待拍待播的中小型项目。然而,耽改剧的扎堆并不令人看好,不少人表示明年难出“博君一肖”这样的顶流。

与耽改剧口碑形成鲜明反差的是耽美动漫以及耽美广播剧。

近期,正在B站热播的动漫《天官赐福》豆瓣评分8.9分,上线第一天播放量已经超过三千万,追番人数高达293万,自开播便一直霸占了B站热搜榜。

腾讯出品的《魔道祖师》也获得8.9的豆瓣评分,而凭借口碑出圈的《陈情令》与《鬓边不是海棠红》也只是7.7分和8.1分,扑街的《成化十四年》甚至低至5.8分。

耽美广播剧的市场同样不容小觑,据晋江的官网显示,目前已有几十部晋江作品改编成广播剧和有声读物上架,其中《魔道祖师》《默读》《破云》《撒野》等均口碑不俗。

有人玩笑称,晋江的耽美IP养活了猫耳FM和一众耽美配音演员。

猫耳FM上架的广播剧几乎皆来源于晋江原创IP,纯爱区热度NO1的《魔道祖师》第三季播放量达1.7亿,解锁单剧需花费39.9元,底部打赏栏显示已有16000多人打赏,总榜累计打赏第一名“爱墨香的翎婧”花费了42万,氪金程度不亚于游戏玩家。

反观言情区,最高播放量仅1000万不到,单部广播剧价格也低于纯爱区。

从烧钱程度来看,广播剧和视频网站远远不在一个层级,单个广播剧花费的金额已相当于视频网站的月度会员单价。尽管如此,内容制作精良且不存在妖魔化改编的广播剧,用户黏性和口碑远远高于耽改剧。

井喷之后,走向何处?

从言情到耽美,资本哄抢IP的步伐就未曾停止过。在编剧市场遇冷的环境下,优质IP变成了香饽饽,购买和囤积IP则成为影视公司的“速效救心丸”。

然而,盲目囤积耽美IP不仅难解盈利困局,还容易消化不良并产生资源浪费。许多公司购买了优质IP的影视改编权后,却因资金周转、投融资困难而无力消耗,只能等待版权过期,或在到期之际匆匆拍摄制作,这在影视圈并不稀奇。

此外,不少公司买到IP之后,发现各种原因限制,几乎无法进行影视改编,这也成为耽美IP最大的弊病。

其中,首当其冲的即政策红线,耽美文化的特殊性使其难以从镣铐中释放出来。2018年火极一时的《魔道祖师》动画被下架,外界猜测是耽美题材惹得祸,或者是原著粉丝人肉事件产生了不良影响,一言蔽之,下架事件给行业敲响了警钟。

如何把握政策红线与原著粉丝之间的平衡亦是耽改长期要面对的难题。国内对耽美文化的包容度还不足以支撑两位男主角光明正大的谈情说爱,这便意味着耽改剧只能呈现清一色的社会主义兄弟情。

此外,融资困难也是改编的一大障碍。耽改剧随时被叫停的风险性让一些审慎的资本望而止步,融资困难的中小公司便只能让IP烂在手里。据悉,已经立项的“耽改101”至今只有不到十部传出正在拍摄的风声,其余似乎只是短暂地凑了个热闹。

最后,资本裹挟下的耽改剧大多打着男男cp的旗号来收割腐女经济,被过度消费的耽美IP甚至沦为“娱乐至上”、“商业至上”的变现工具。当内容生产陷入负循环的怪圈,耽美红利也难再收割。

在现有政策无法改变的情况之下,耽美IP如何盈利,成为了让影视公司头疼的问题。

事实上,内容改编和审查的矛盾并非不可调和,无论是观众还是原著粉,更看重的还是内容质量,想要借着男男CP红利来收割腐女经济的快餐垃圾没有人吃得消。原著粉之所以对动漫与广播剧抱有较高宽容度,正是由于其内容质量以及原著契合度足够高。

当耽美IP影视化选角不受资本绑架,人设、世界观与原著一致,且内容制作精良,书粉们是愿意接受的。出圈的《陈情令》即是以口碑和质量取胜。

此外,不少耽美剧选择了走正剧路线,强调主流价值观,在内容和政策之间找到了平衡点。《鬓边不是海棠红》便是最好的例子,以戏曲文化与家国情怀为内核,利用民国传奇故事和传统文化本身的魅力来唤起年轻观众对于一个时代的怀旧和文化自信。这种改编,实际上已经不止于为了过审,而是开辟了一条强化主流价值、淡化同性色彩的正剧改编方向。

近几年,版权出海也成为了耽美IP改编的一条出路。相较于国内耽改剧的敏感性,韩国、泰国、日本对耽美的态度则较为开放,这也为耽改剧出海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耽圈流传着一句话“中国的耽美小说,韩国的耽美漫画,泰国的耽美剧”。由耽美大IP改编的《陈情令》登陆了韩国、泰国、新加坡、越南、日本等多个国家,在泰国尤为受欢迎。继亚洲之后,又在Netflix上线,远播欧美,耽改剧出海已经成为变现的重要途径。

然而不管是走正剧方向,还是出海探路,内容依旧是核心。

一边是井喷的耽改剧,一边是若隐若现的政策红线,本就游走在危险边缘的耽改剧,再过度追求IP流量效应只会陷入恶性循环,扎堆的“耽改101”究竟是能打造出现象级爆款,还是沦为资本的自嗨,市场自会给出答案。

参考资料:

1. 王永芳:另类空间美学: 福柯“异托邦”思想的塑构

2. 李敏锐:消费文化与女性网络文学的变奏

3. Dagou:《那么年少》,GCORES专栏

4. 专访 | 晋江文学城创始人黄艳明:IP时代的网络文学“网感”很重要

5. 耽美IP | 少女的梦幻岛,游走在禁忌边缘的“甜头”市场

6. 百度贴吧、知乎、晋江论坛、天涯社区资料整理

RIPRO主题是一个优秀的主题,极致后台体验,无插件,集成会员系统
体育比分_体育赛事_足球赛事 » 耽美IP到底能撬动多大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