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弗顿VS利物浦:一桩事后张扬的凶杀案

如果你乐意翻翻历史,就会发现——2010年10月17日,是埃弗顿最后一次战胜利物浦的日子。

是的,十年,可以是decade,也可以是Eason,还可以是默西赛德郡德比中埃弗顿无法搞定你妹的时长。在这十年间,埃弗顿肯定听够了“邻居家的孩子”或者“都是同一个姥姥,你看看你”之类的嘲讽,于是他们终于在“战胜利物浦的十周年纪念日” 这天迎来了复仇的机会,而且,带队的还是安切洛蒂——伊斯坦布尔十五周年的官方定制背景板。

雾草,这设定实在太带感。

然而,如此血脉偾张的剧情却一开场就被打乱。在出场人物还没啰嗦清楚的时候,马内就以一个爆射告诉埃弗顿:“你妹还是你妹。”

其实,这出卫冕冠军教育积分榜首的戏码并不奇怪。因为通常情况下,埃弗顿的战术核心是让J罗的功能最大化,所以安切洛蒂往往赋予J罗不防守的特权,这样一来阿兰和杜库雷都会有意右倾帮着J罗补锅。然而本场比赛,利物浦防线上搁着个阿诺德,明摆着就告诉这软柿子捏不了吃亏捏不了上当,而且如你不捏这柿子还可能咬人。所以,阿兰和杜库雷本场的防守重心不在于帮J罗补位而是放在了到左路捏柿子上……

这种拧巴让埃弗顿打破了自己的中场平衡,一旦两位悍将吃柿子失败,J罗和科尔曼之间就会变成草原。

更麻烦的是,克洛普对此还早有准备。

其一,本场他抠掉了阿诺德的助攻键,让老实待在自己的位置上。

其二,亨德森上下翻飞,不仅承包了阿诺德的部分助攻区域,还能不断帮阿诺德补防。

其三,马蒂普代替戈麦斯首发,高球直接砸阿诺德身后的路数也失效了。

开场前10分钟,利物浦在这场“保卫柿子”的战斗中取得了绝对的优势,他们一次次绕过埃弗顿的扑抢,把球转移到左路,让马内和罗伯逊摁着32岁的科尔曼极限撒欢儿。

然而,利物浦的优势却终结在了第11分钟——两年前,范戴克一个飞天远射楞是让皮克福德从横梁上救回了球门。自打那之后,大英国门就在黄油手和失误王的耻辱柱上越挂越高。两年之后,皮克福德终于拿到了和范戴克单对单的机会,所以他毫不犹豫的用双脚摆出了剪刀的形状……

四年前的奥里吉,三年前的马内,一年半前的0-0平,本场比赛的范戴克,埃弗顿在利物浦的黑账上又登记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而这一笔甚至比之前的还要痛心。因为,范戴克是红军防线上唯一的妈,离开他之后剩下的几位都生活不能自理。

比如马蒂普是把双刃剑,机动性有限又很爱带球向前;比如一旦马蒂普离开位置,给他擦屁股的是另一把双刃剑戈麦斯;比如,俩人还很可能同时刀刃向内,这时候你会发现在球门前站着的是阿德里安……当基恩把一个正中门将下怀的头球砸进网窝时,爷青回,梦重温,在那一刻红军球迷甚至希望门前站着的是洛夫伦和米尼奥莱。

到这会儿,埃弗顿终于放下了自己的偶像包袱,他们发现技术流远没有拍砖头来的干脆,上半身头球下半身黑脚才是自己正确的打开方式。于是他们忘了中场的传导,忘了边卫的助攻,甭管谁拿球,就是一个长传找勒温,相信只要坚持砸金蛋,戈麦斯总会被砸出蛋黄子。

而利物浦的防线也随着范戴克的下场变成了一棵软柿子树,他们不敢倒脚,不敢门将分边,只要拿球就开始开大脚……就这样,几十年一遇的默西塞德郡榜首德比又向着大英传统糙哥文化的方向迈进,球在空中飞来飞去,就看谁家的前锋操作的好。

——利物浦赢了第一手,萨拉赫昙花100现,攻入了自己红军生涯的百球。

——埃弗顿赢了第二手,他们打穿了一号软柿子阿诺德的身后,把球砸到了二号软柿子戈麦斯的头顶。

其实整场比赛,埃弗顿的后腰和中卫之间的空当,利物浦开放的空中自由飞行区,一直是两支球队始终无法解决的问题,最终分别被对手打爆。

对于此,利物浦选择了化学疗法,克洛普换上了新叉戟若塔,然后亨德森加强前插力度带走部分后腰,想要激活领导的作用;而埃弗顿选择了物理疗法,“战胜利物浦的最快办法就是把人给废了”。裁判一看这景象眼前一亮,理查利森铲人了,亨德森绝杀了,牙巴里,我的时刻终于到来了!我必须以一己之力结束这暴力的德比,让默西塞德郡永葆和平!

来啊,翠花,上VAR!

咳咳,各位红军球迷,你还在饱受单身的痛苦吗?你觉得便秘难受吗?你还在为找不到工作发愁吗?你意外怀孕了吗?没关系,不用蓝翔技校不用百合网,一个伟大的VAR裁判,就能让你瞬间忘记其他憋屈,整个夜晚就只陷在这一个憋屈里。虽然按照马内这个色彩饱和度他的体毛在镜头中早已和他浑然一体,然而那位看不到皮克福德严重伤人的视频裁判偏就有本事在亿万观众面前现场庖丁解毛——“看,就是这根毛,它越位了。”

赛后,各家名宿是这样说的。

曼联名宿范德萨表示:“ VAR应该运用于裁决是否弥补裁判的判罚失误或者是明显的越位球,而这球不是。”

阿森纳名宿(划掉)法布雷加斯表示:“那怎么越位的?这比赛也太疯狂了。”

狐狸城名宿莱因克尔表示:“VAR夺去了比赛的生命。”

《一九八四年》中,人们受制于痛苦;《美丽新世界》中,人们由于享乐失去了自由。简而言之,奥威尔担心我们憎恨的东西会毁掉我们,赫胥黎担心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而VAR,明目张胆的用我们憎恨的东西毁掉了我们热爱的东西。没错,VAR有时候是SHIT有时候是真香,但是细想下来,SHIT真香这事儿,本身就是扯淡。

最终,利物浦折损了两员大将,也只能在古迪逊公园球场带走一场平局。当然,如果你将本场比赛理解为英足总的杀鸡儆猴可能更好接受一些——如果你再敢搞什么“Project Big Picture”计划,那么我的越位线就会继续胡画。

这就是人生啊……

是非黑白本无定论,无非,适者生存。

【欢迎搜索关注公众号“足球大会”:只做最有意思的足球原创】

作者:内德

(责任编辑:冯昊天_NSJS2656)

RIPRO主题是一个优秀的主题,极致后台体验,无插件,集成会员系统
体育比分_体育赛事_足球赛事 » 埃弗顿VS利物浦:一桩事后张扬的凶杀案